希壤负责人离职,百度的元宇宙故事似乎要结尾了

元宇宙和生成式人工智能这一对自此次疫情以来先后席卷科技圈的概念,如今看来似乎颇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既视感。在生成式AI热得可谓发烫的当下,元宇宙仿佛成为了“过气网红”,不仅是海外大厂纷纷解散相关团队,国内的相关企业似乎也陆续对其失去了兴趣。日前,百度副总裁、“希壤”产品负责人马杰宣布离职,让曾经的首个国内市场元宇宙产品“希壤”一下子变得前途未卜了起来。



遥想2021年11月,彼时正值Facebook宣布改名Meta,为“元宇宙(Metaverse)”这个概念带货的时间点,正是马杰豪情万丈地宣布了元宇宙产品“希壤”的到来。他当时说,“我们想让这里成为有价值的地方,而不是被过度炒作的地方。”。


希壤负责人离职,百度的元宇宙故事似乎要结尾了

不得不说,百度为自家元宇宙产品取的名字确实很有元宇宙“范儿”,希壤是“息壤”的谐音,而后者则是大禹治水传说中可以自动增生的土壤,也喻示着元宇宙是一个能自我迭代、自我更新的世界。



百度选择在希壤APP内设Create 2021百度AI开发者大会的主会场,以宣传希壤。然而两年时间过去后,马杰在朋友圈是这样说的,“元宇宙还需要至少五年,也一定会成长为参天大树,希望大家给予耐心和呵护”。而百度的“希壤”之所以没做起来,是因为犯了一个与Meta的“Horizon Worlds”一样的毛病,那就是产品本身的质量实在是有些难登大雅之堂。


上线之初,用户在进入“希壤”APP后,先不提其中的“元宇宙”要素,第一眼几乎全是充满了赶工痕迹这个印象,其远景基本全是贴图、虚拟人物模型没有骨骼绑定、物理碰撞更是完全不存在,也导致了“廉价感”跃然纸上。据当时参与体验的用户所述,“希壤”提供的体验似乎与贝壳VR看房并没有太多差别。


事实上,如果说现在“希壤”APP能够被称为是多人互动虚拟世界的话,那么当下任何一款MMORPG游戏可能都比它更有资格。



从客观上讲,如果Meta宣称耗资百亿美元打造的元宇宙产品《Horizon Worlds》,画面堪比二十五年前任天堂《塞尔达传说:时之笛》的水准,那么百度“希壤”的画面水平大概就与2009年的韩国网游《龙之谷》不相上下。要知道,百度的元宇宙部门其实是“跟脚”的,它是2021年百度MEG(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游戏部门大规模裁员时的幸存者转换赛道的结果。


虽然百度的游戏业务一直都寂寂无名,不过其前游戏部门如果只有做出希壤这种水平的画面,那么被裁员确实不太冤枉。然而,大厂的招聘门槛是摆在明面的,百度的HR也不可能招募一大批水平不太行的员工来实现当初重组游戏业务的愿景。百度显然不是没办法将希壤的画面做得美轮美奂,而是被产品本身想要达到的功能限制了发挥,为了实现十万人语音、十万人同屏,就必然只能在画面上进行缩水。



“万人同屏”其实是一个在MMORPG游戏中经常出现的名词,但想必许多玩家都知道,画面里的人只要一多就必然会出现卡顿,这也是服务器端的CPU逻辑处理和GPU渲染跟不上所导致的结果,毕竟要想实现用户动作数据感知、多人在线数据交互、多人同屏渲染、多人声效混合,所需要渲染的资源、传输的数据将呈指数级上升,就只能通过卡顿来缓解。为了实现十万人同屏并节约服务器资源,希壤不得不削减其画面和人物模型的质量。


并且希壤也只提供了一个单纯的“逛展会”玩法,随着此次疫情的影响逐渐消退、大型展会重回线下之后,其所能提供的价值又在哪里呢?从始至终,泛娱乐项目才是被大家公认是通往元宇宙世界的捷径,可遗憾的是,以目前的硬件或算力水平,想要实现一个多人同屏交互的虚拟世界,最多也就只能实现十余年前网游的画面水平。如果画面如此粗糙,那么怎么能吸引那些对游戏品质要求很高的老玩家呢?。



归根结底,元宇宙的愿景脱离了当前的软硬件条件,以现在的芯片、网络通信、虚拟现实、游戏、人工智能技术,以及社会学理论构建水平,并没有能力建设一个与现实平行的虚拟世界。


那么,百度为什么不肯继续给希壤五年时间呢?极有可能是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有了文心一言,而且相比于商业化前景更清晰的生成式人工智能,虚无缥缈的元宇宙自然也就“失宠”了。


百度只能在生成式人工智能和元宇宙中做出选择,因为算力毕竟存在限制。建设元宇宙的基础就是渲染出一个拟真的虚拟世界,就像显卡渲染游戏画面一样,这一切都是需要算力的。类似地,生成式人工智能如文心一言需要大量的计算资源才能推导出正确的结果。而在算力的消耗上,元宇宙和生成式人工智能都可谓是吞金巨兽,即使市值是百度十四倍的Meta,也同样无法做到在元宇宙和生成式人工智能赛道同时去打两场战争。



回到百度身上,根据百度方面日前发布的2023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其,其营收为311亿元、同比增长10%,按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达57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8%。截至2023年3月31日,百度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制资金及短期投资为1940亿元人民币,受限制资金及短期投资为1888亿元人民币,自由现金流为35亿元人民币。



然而家大业大不仅仅代表着营收和利润亮眼,也意味着着需要花钱的地方同样很多,即使贵为国内互联网行业的一线大厂,百度真正可以自由使用的资金也只有35亿元。作为一个“All in AI”的互联网企业,百度如果不去选择更接地气、更有前景、更契合企业愿景的文心一言,反而继续死磕元宇宙,显然才是不正常的。



元宇宙,既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也是一个现实世界中的新事物。百度从去年起就一直在试图建立自己的元宇宙。然而最近,这个计划似乎出现了问题。希壤负责人XM离职,百度的元宇宙故事也似乎要接近尾声了。
1. 百度的元宇宙计划
早在去年,百度就公布了其元宇宙计划,称其是“一个全息的数字世界,提供完全模拟的世界场景、个性兴趣社交和跨平台互动等功能。” 百度表示,这个数字世界将会涵盖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包括游戏、购物、社交等。
2. 希壤的角色
希壤负责人XM曾经是百度元宇宙计划的中坚力量。希壤是原北大博客园 CEO 肖伟创办的一家公司,提供社交娱乐服务。XM 一度被视为百度元宇宙计划的领袖,带领团队建造了百度的元宇宙游戏“太空站”,并负责多个其他元宇宙项目。
3. 离职事件
然而,XM 离开百度的消息于近日传出,引发了有关百度元宇宙计划前途的讨论。虽然百度的一位发言人对此并没有进行正式回应,但这个消息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许多用户的关注。
4. 其他的挑战
XM 离职只是百度元宇宙计划面临的众多挑战之一。 元宇宙是一个需要大量资源和技术支持的虚拟平台。此外,目前市面上已经出现了一些类似的元宇宙产品,例如 Roblox、万国觉醒、vrchat 等,都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用户基础。
5. 没有声音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是,尽管百度宣布了元宇宙计划很久了,但几乎没有关于百度元宇宙计划的官方再次更新。虽然有一些消息称百度在开展元宇宙业务,但缺乏官方证实。
6. 启发
在百度元宇宙计划的背后,是更广泛的关于虚拟数字世界的讨论。随着技术的飞速发展,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等新技术正在不断扩展边界,我们似乎越来越接近真正完整的元宇宙。它会为人们的生活带来哪些变化?什么样的新产业会诞生?谁会成为领袖?
7. 结语
虽然目前百度元宇宙计划的前途还不确定,但这个计划表明了虚拟数字世界正在引发巨大的关注和兴趣。 百度离开市场可能会为更好的和更有前途的数字世界留下空间,这将是我们需要继续深入探究的问题。